你好

时光,但远不曾辜负你

我想问一下

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网站的???

yuan!

来世未必能遇到

操行分

4+2+3+16+5

宁馨

我爱你一辈子,不是你的一辈子,而是我的一辈子

什么鬼啊

好像不能拖动的啊

RK
BE

Ten Ro Yu Kin Ten I Ro,Mu I Yu Chu Yu Kan Mu

呵呵!

分享是进步的源动力

《易语言、E4A入门与进阶手册》线上资源

       

易锦易语言全套入门视频:http://pan.baidu.com/s/1sly3DFn

易语言5.5破解版:https://yunpan.cn/cRp2DJ9RSAHLm  访问密码 a053

易语言3W源码+1000模块:https://yunpan.cn/cRp2KwPY2Zskm  访问密码 403b

易语言post初级教程视频:https://yunpan.cn/cRp2ZagdrVQHg  访问密码 5abf

易语言post中级教程视频:https://yunpan.cn/cRp2JSASb42RQ  访问密码 e414

易语言post高级教程视频:https://yunpan.cn/cRp2ZuQQbDTId  访问密码 5ef2

10天学会易语言文字教程:https://yunpan.cn/cRp2VIV7uXCME  访问密码 d009

《易语言入门与提高》电子书:https://yunpan.cn/cRp2QQVCZ25aW  访问密码 5fc8

《易语言入门与提高》随书源码:https://yunpan.cn/cRp2cSUguu82s  访问密码 c2e3

《中文编程·学习进阶》电子书:https://yunpan.cn/cRp2dy8shJRd5  访问密码 0bc7

《易语言中文编程·从入门到精通》电子书:https://yunpan.cn/cRp2HUAFhjusR  访问密码 4472

礼包不定时更新,越更新越丰厚哦!

     

哈咯!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哈哈!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6666666666666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小丹

看啥看,╭(╯^╰)╮

哈?!

水里的虫,脚上的皮,拔不完的毛孔里的毛。

我们又见面啦~

你好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黄为峰万岁!

黄为峰真叼


我的世界,我做主!

惊喜

只要和你在一起处处是惊喜



哈是多少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喜欢你

不论朝夕

两会代表谈封网 进出困境难商量

两会代表谈封网 进出困境难商量

今年中国两会召开时,网络管制仍是重要话题之一。境外的想进去,不容易;境内的想出来,也难。

人大两会期间,三千代表会提交包罗万象的大会提案,如果不深入其中,或者专门跟踪某个话题,一般读者都会淹没在各种提案的汪洋大海之中。有时并不是提案本身,而是某个代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露真实的期待,正是这些内容会让人眼前亮起一道风景线。

即便封锁,谷歌也想再进

上周五,中国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人大会议间歇对《南华早报》表示,全球搜索引擎供应商、互联网巨头谷歌一直以来在同北京就重返大陆市场保持着交流。他说,“中国同谷歌的接触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年,我国重要部门的领导同谷歌做了进一步的沟通。”柳斌杰是人大常委会委员,此外,除任职新闻总署署长外还兼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一般认为,谷歌有希望先让经济服务板块重新回到大陆,之后其他的业务也逐步跟上。柳斌杰说,“中国聚焦在学术领域取得进步,比如学术、科技与文化的交流,而不是新闻信息,更不是政治方面”,虽然其他方面也在谈。

位高如柳斌杰常委的言论,不会是信口开河。换言之,谷歌在兜了个圈子之后重返中国市场,即便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境界,至少实现了部分准入。但直至目前没有人能拿出时间表。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目前已拥有7.2亿网民的这个市场还在不断壮大。

2010年,因同中国严厉的审查制度产生重大分歧,谷歌决定告别中国大陆,但此后至今,该公司却在不同场合表达了重返大陆的愿望。上月,美国网络科技杂志《The Information》报道,谷歌同中国第二大在线游戏经营商网易正在协商启动Google Play事宜。2015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北京出席一次科技会议时透露,谷歌正在同北京对话,以求服务于全中国。而今后的日子,要看“尊重中国法律”的步子怎么走。谷歌能否走好这根钢丝,目前还很难说。

不是全面解禁,是选择性封锁

对网络的封锁是人大关注的重点话题之一。两会开幕的当天,全国政协副主席、民主党派“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第一副主席的罗富和对记者抱怨道,在中国境内访问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网页只需10至20秒,而打开某些外国大学的网页需要半小时。在他看来,有些研究人员靠买翻墙软件到域外去检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务,“这个不正常”。

民进中央调研发现,有的留学生回国探亲期间就因无法打开自己在国外就读的大学网站而无法完成相关表格的网上填报;有的在华工作的专家学者需要利用周末或假期去香港等地访问境外网站查询所需研究资料。

罗富和并没有要求全面解禁,而是希望设立“负面清单”,有选择地实施封锁。即便是罗富和提出的温和诉求也没有避免被屏蔽的命运。对此的报道很快在网页上或社交媒体中被删除。

不要封锁,要建设交流的桥梁

来自香港的政协委员、有陶艺大师之称的郑祎女士呈交的提案建议,对进行贸易和学术交流的境外网站如谷歌和脸书等,允许它们重返大陆,“我以前使用脸书在全世界为中国的陶瓷艺术做宣传。但脸书被禁止后,我只能每次回香港时做这项工作,或者使用不稳定的VPN。”她表示,失去像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工具,“中国也就失去了诸多商机。”

郑祎还认为,对推特和脸书的封锁也阻碍了香港青年同大陆青年之间的交流与互动,导致他们产生隔阂。现在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圈子里,传播自己的思路和感受,从而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与敌意。本土派思潮在香港青年中迅速传播的事实,提醒人们,郑祎的提议应该受到广泛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