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坤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jhlklk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kang

my name is kang

在萨德问题上走火入魔,暴露了什么?

丁丁:中国在萨德问题上走火入魔,暴露了什么?

尽管中国抗议,但韩国与美国已经达成一致,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阻击萨德入韩,中国无疑失败了,是因为不够强硬吗?其实不是,反而是中国对自身战略利益和国际规则的认识走火入魔,对如何获取利益却一知半解。

萨德部署的具体威胁

中国官方对韩国部署萨德“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的具体表述──“无助于半岛无核化目标,借半岛核问题侵害中国正当权益,导致地区形势复杂化,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本地区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和地区战略平衡”——并不好理解。

许多专家,已评估过萨德的具体威胁,结果还算客观:萨德的拦截弹对中国威胁不大——它只拦截下降中的弹道末段的目标,但中国战略导弹,包括从黄海或渤海发射的潜射导弹,经过韩国附近时尚在上升中的助推段。

确实,萨德雷达的探测距离最远达2300公里,足以覆盖中国战略导弹的助推段,包括释放弹头和诱饵的过程,从而为反导弹积累数据。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星球大战”计划时代,美国就知道通过多年监视对手靶场,掌握其弹道导弹诱饵母舱与真弹头的细微差别。但即使对这种“技术情报搜集器”式的威胁,也有专业人士指出:韩国的这部雷达,只能为监视中国实战中可能射向韩日方向的导弹,提供重要补充,其设置位置,却不利于观测中国平时射向西部内陆靶场的导弹,更不会使拦截更容易。

因此,将这种雷达能力归结为“远超半岛防卫需求的对华直接军事威胁,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或称其实为“进攻”,都无视基本常识:所有国家的军用雷达波无时不回荡在他国领空,并不为国际法禁止,也不受道义谴责。

讽刺的是,就在韩国宣布部署萨德前两天,俄罗斯媒体就介绍了探测距离5000公里,足以全境监控“东风”导弹发射的雷达。包括中方近日从山西试射的新型东风—41洲际导弹,都被俄全程监控。

单方军备利益,欠缺地缘道义基础

韩国防长要求:中国先拆除在东北的大型远程战略预警雷达,才有理由指责萨德。面对这番表态,中国媒体一面强辩“你怎么不先拒绝萨德”,一面立刻对中国一系列此类雷达“世界第二”的规模洋洋自得,并号称战时可用最大功率直接烧穿萨德的雷达,可一旦话题回到中国保护导弹核心机密上,这些人立刻就自如地切换到“中国核力量还很稚嫩”的论调上来。

其实,即使在地面上不被窥视,中国弹头飞出大气层也会进入外国卫星视野,公海上空的美国侦察机也有机可乘。关键在于,“导弹不被敌国过早预警”是中国单方利益,而“适合攻击美国本土的发射阵地仅有东北、华北等有限国土,均距韩国不远”则属于自身客观情况,哪里有权要求别国照顾?国与国利益矛盾多如牛毛,但只有在“不法”基础上,才能要求对方承担国家责任;只有在“不义”基础上,才能迫其让步或赢得外界支持。

有人批评,韩国部署萨德,会将美国沿第一岛链“对中国围堵式的反导弧”推到岛链之内,对中国威胁加倍。这种说法也有同样盲点。该雷达的确可补充美国防御中国导弹的预警体系,但一些亚太国家愿意为美国提供观测阵地,正是其对美战略结盟的内容。中国可以嘲笑、离间和威慑,却没有道义和法律上的权力,可以去阻止。

广为忽视的是,这些国家对与美国反导合作的兴趣,除来自朝鲜核导弹威胁外,也来自中国常规弹道导弹。萨德除了帮韩国拦截朝鲜的近程导弹,也能防御射程3500公里以内的中程导弹,这些导弹只能来自中国。

不管是“保持对美核威慑”或“对周边常规导弹优势”,还是中国不满在韩萨德雷达能更准确观测中国潜射导弹,与东部沿海发射的反舰弹道导弹,这些考量都是中国单方利益──虽说无可厚非,但用于对周边与美国的反导合作发起道义攻势,注定缺乏成效。难道说为保证中国战时打击韩国的能力,韩国平时就不能睁着眼睛,否则就无异于“封锁中国东南沿海”?即使以对中国大国地位极为重要的对美战略核威慑为由,仍只在国内舆论场引起共鸣。

在萨德问题上,中国另一个自认为有力的理由是:它部署得太近构成威胁。这与朝鲜对中国的“唇亡齿寒”价值一样,无不源自那点“保卫伟大领袖和祖国心脏”的传统地缘不安全感,和对依托两大半岛完成防御的信心不足。

其实,在现代海陆空天网电一体的全域立体战争中,地理屏障和相邻关系对强国军队已失去意义。首尔已在朝鲜炮口下生活了半世纪,也没有象中国今天这样对“抵近”满嘴怨言。

可惜中国的认知恰好相反,不仅没有盟国战略,也缺少与之相配合的海外行动,却对萨德等“抵近威胁”耿耿于怀。实际上,中国海基核力量的部署地点,早就从黄海转向隐蔽条件好得多的南海。而美国在亚太的反导弹体系来说,在关岛已部署萨德,在日本、台湾和驻日舰队均有多型反导雷达,菲律宾也是潜在选项,更何况萨德全系统均可快速机动,因而对中国来说,最大的压力根本不在韩国的萨德系统上。

美国反导已然成型是中国必须适应的现实。作为以弹道导弹见长,同时也依赖于它的军队,希望保持强项可以理解,但武器的相生相克永无止境,中国为什么不去研究更新的攻击手段?

可见,萨德问题的本质,无非是中国不满于美国顺手牵羊地获取某种军备竞赛上的技术领先。但中国的反应,却是将其当做国家尊严与地缘利益借题发挥,以便于让国内公众相信:当局为了国家安全,敢于对美国强硬。其方向已经南辕北辙,自然是越兴师动众,越徒劳无功。

协商谈判、军备竞赛或战略互信

中国如果真以萨德为心腹大患,缓解的办法不是没有。

第一种办法正是中国整天挂在嘴边的“协商谈判”。但中国近年仿佛早已忘了谈判的实质是利益交换和共同让步。这方面最典型的代表,是1972年美苏对军备竞赛不堪重负,约定严格控制战略反导研发和部署规模的《限制反弹道导弹》条约。今天美国发展反导弹系统,是主动废除这个条约的结果,但以利益交换实现军备利益的原理,仍然成立。

美国的反导弹部署,中国已没有理由和能力阻止,但仍可以未雨绸缪,主动以接受这一局面为条件,换取“不在第一岛链关键要点部署助推段拦截手段”。美国相关技术早有开发,一直因技术和战术难度而停滞,而中国的技术还相距甚远。对中国来说,尽早谋取这种限制更实际,也更有利。如苏联,当年从古巴撤走导弹,尽管在大局上落败,但至少换取了美国从土耳其撤走导弹。

不过,这么做可能破坏中国正享有的一个重大利益——不卷入战略核裁军进程。这一利益倒也未必总是好事。中国从拥核的第一天起,就声称追求销毁核武,平时处处以正义使者自居,却幻想自己军费猛增,核力量突飞猛进,并长期不受任何异议、阻碍和限制。不参与核军控的代价之一,就是无法用军控手段解决军备利益问题。

解决萨德问题的第二种办法,是开展“军备竞赛”。最近,中国初次尝试用“战略稳定”、“力量平衡”等西方政治概念自辩,国内情绪上也早已对战略军力猛增洋洋得意;中美也已在一定领域和程度上不可避免地开始了军备竞赛,只是需要特别谨慎。

不管长远是否玩得起,中国为追赶美国军事优势,已投入巨资,以求在导弹数量和突防等性能上平衡美国反导压力。真正的问题是:中国在理论上自相矛盾,在实践上讳莫如深。观念不转变,要玩大国游戏,又不正视军备竞赛,总想靠遮遮掩掩不受限制,一来当不了大国,二来想要限制别人时,才发现“鸡同鸭讲”。

与军备竞赛类似的方法,还有直接威慑,如俄罗斯警告中东欧国家:部署美国反导系统之地将是俄“合法打击对象”。美国的盟友当然可能不怕中国发出这种威慑,但至少在危机中会感到压力,平时面临的不利,战时能迅速打掉,也算一种抵消。然而在这方面,中国并不像其羡慕的俄罗斯那样强硬,哪怕是虚假强硬。

当然,中国希望韩国成为美国东亚联盟体系的缺口,这就涉及到第三种办法──建立战略互信。可是,中国对东亚反导体系大,骂“司马昭之心”;台湾也长期面对中方千枚导弹。中国又如何让东亚国家相信,中国的弹道导弹不是在威胁他们,如何增强他们拒绝与美国反导合作的决心?

中韩互信并非没有空间。在韩萨德雷达可探测1200公里,韩国愿限制在600到800公里,直到7月21日,韩国国防部长仍表示萨德不与美共享情报,然而,中国一直以性能随时可升级为由拒绝相信。其实大功率雷达波到底有没有增加探测距离到800公里以上,很容易知道,而互信都是有时限和条件的,任何克制和承诺都可能反悔或被暗中违反。但只要符合战略利益且对等,双方都会愿意赢得对方信任,否则人类也不会取得任何军控进展。中国还可以宣布战时将打掉萨德,但明确只用常规手段,由此体现的克制,也有利于建立互信。

朝鲜因素造成中国偏执

中国的举动已然一团乱麻,大量舆论完全被对于军事无知,对地缘政治偏执的人所控制,极力强调萨德对华威胁,否定妥协前景。“一盘大棋”派更将萨德问题与南海、中国战力和动武决心胡乱联系。另一些舆论,则兴奋于韩国某前外交官因党派之争而反对萨德,或韩国总理遭萨德部署地民众抗议(其实基地用地早属韩国空军)等现象,放大“萨德祸害韩国,该国完全被胁迫”等幻觉。

近年,中国围绕此事的对韩外交未尝没有收获,但多数舆论却固守“指望中国让步无异于天方夜谭”的藩篱。2016年初朝鲜核试后,中国拒接热线电话,大失所望的朴槿惠4月就当面向中国领导人表明:萨德乃堂堂正正的主权自卫措施,不容干涉。

在毫无把握压服韩国的情况下,中国官方和社会继续攻击,结果是7月中旬,韩取消中韩首脑会谈,明确表示部署萨德绝无争论余地,还将加快并扩大部署。对中国可能采取的经济制裁,韩国也没理由担心,因为中国经济也经不起贸易战,民间消费抵制正被滥用到一切利益争端中,变成一场闹剧。

中国在萨德问题上的自负和乱象,与最高层出于意识形态利益,不顾羞辱主动靠近朝鲜大有关系。正是在一心一意的亲朝基调下,极左势力和军队等利益集团全力推动围绕朝鲜的中美对抗。在朝鲜战争、朝鲜核危机等基本是非问题上,彻底不顾事实的反美论调,以及王毅及其外交部与共青团的唱合,也都是迹象。

7月11日,大陆一批官办主流智库研讨萨德问题,除了坚持极左亲朝立场和自负,他们其实也普遍承认:中国对韩对美均无太好反制措施。其诸多态势预期和政策建议,也均被现实所“打脸”否定。会中仅有一人提及:能否与韩国谈判约束雷达功能。

当前,中国手上主要的筹码,无非在(本来就三心二意的)“对朝制裁”上放水,或者将萨德与制裁甚至更多问题挂钩。放水不难,从安理会对朝鲜最新导弹发射的谴责久拖不决,萨德与制裁的挂钩也可见端倪。但中国的困难,在于一心护朝鲜,却不便放弃半岛无核化底线。而只要朝鲜坚持拥核,中国就难以阻止萨德。无论中国怎样拉拢和讨好,朝鲜近几十年挑衅的目的和最大利益,均不在与中国携手。既然这样即足以将中国玩弄于股掌之间,朝鲜又何必真心实意。

至于将把萨德部署与中韩经贸、政治关系等挂钩的倡言,从中国一直“压韩不压美”,便可见其投鼠忌器。倘若真这么做了,还可能促使韩美将中朝一并当作规则破坏者。即使中国重建中朝军事同盟,美国也早有准备──美国清楚朝鲜战事必须考虑中国,但中国保住朝鲜,对美韩并不构成根本威胁,中国自己却将跳进前苏联的角色。而美韩若放手对抗,完全可以将战术核武器重新部署到韩国。届时,中国能与金正恩联手,打赢离北京不远的地区核战争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顾禾祗

哈咯!

栀子


金毛哥!

她的头一个电话挂号费和

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了

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了

《日本地震与人渣的狂欢》一文会捅到不少人的G点,高潮不断。扬言操我八辈祖宗是必演曲目,但凡跟我有关系者,无一幸免。我也能理解,跟封杀我的文章一样,这也是某些人最心仪的演出,中国特色的爱国方式。

我今天不想再捅别人的G点,而是跟大家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王朝的临界点。因为常收到喜欢历史的读者来信,问我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了?毫不夸张地说,对这个问题,我真还有点研究。

大概是前年吧,受高歌兄怂恿,我准备写本历史书,叫《一个王朝的艰难死亡》,后因身体缘故半途而废。为此我认真研究了从先秦至今,各个王朝的死相死因。虽然各有各的死法,但大同小异,没多少新意。简言之,无外乎被奴才弄死、被奴隶弄死、被外人弄死等三种。

需要强调的是,本文讨论的并非王朝的转折点,而是临界点,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由盛转衰的节点,后者是无药可救马上要挂了。以明为例,转折点在万历年间,临界点是李自成等叛乱;以清为例,转折点在乾隆后期,临界点是立宪梦碎,如此等等。

讲故事是《百家讲坛》诸大师的营生,比如王朝的各种奇幻死法,对此我毫无兴趣。我所关注的,是如何把握王朝的临界点,判断它是否将土崩瓦解、寿终正寝。如果不下点功夫,我们很容易被表面现象迷惑。哪个王朝不在将死之前夜,依然花天酒地、歌舞升平?谁料想转眼间楼塌了,傻逼了,呜呼哀哉了。

要判断一个王朝是不是快要挂了,有三个关键点可资参考:

1、我不怕你了。

2、我不信你了。

3、我无所谓了。

诸位知道,历史上的专制政权靠三样东西来维系:恐惧、谎言以及实施恐惧与谎言的官僚集团。没有这三样宝贝,它一天都存在不下去。自先秦以来,数千年王朝兴衰,莫不如此。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讲,国家就是暴力机器,至少在专制社会,这个判断非常恰当。统治者莫不是以暴力夺取政权,继而以暴力维持政权。陆贾给刘三讲,天下马上得之,岂可马上治之?听着似乎很靠谱,可考察历代政治,对黔首布衣,哪一个不是马上用皮鞭治之乎?所谓马下治之,不过是挂起儒家的遮羞布,与精英集团分赃,一起盘剥、整治老百姓罢了。

既然国家是暴力机器,那就无理可讲,老百姓时刻生活在或明或暗的恐惧之中,噤如寒蝉,苟且偷生,任何反抗都会遭受万劫不复的命运。就算睡了你的老婆、割了你的牛牛、要了你的命,也只有‌‌‌‌“谢主隆恩、奴才该死‌‌‌‌”的份。

除了恐惧,另一工具就是制造形形色色的谎言,其目的不过是为专制统治提供合法性解释罢了。或扬言受命于天,或是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总而言之,他们所拥有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

他们用各种虚假的故事粉饰自己,糊弄天下人相信:偶是诚心诚意为百姓服务、生活在偶的统治下是如何幸福云云。比如各种型号的XX主义仙境,就算有不少仙女饿死,似乎也不影响这个故事的高大上。

谎言的另一种形式就是操弄民族主义,刻意制造某些看似青面獠牙的外部敌人。目的有二:一是转移老百姓对他们的不满,借机化解统治危机、掏空百姓腰包,有些人恶意操弄爱国主义,其居心也不过如此;二是恐吓老百姓——没有我的庇护,国将不国,你们会成为卑贱的亡国奴。

因为天天洗、年年洗,甚至从娃娃抓起,很多人的脑子被洗成了浆糊,真信以为然,任由他们奴役。就算是被强奸或轮奸,也坚定地认为对方不是普通的嫖客,而是柳下惠。

要做到这两点,就需要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官僚集团。因为奴役、盘剥老百姓符合他们的共同利益,而且成本很低,他们便沆瀣一气,把恐惧与谎言进行到底。所谓凝聚力,事实上就是黑社会的玩法,人人不干净、人人利益均沾,只能同呼吸共命运,从而产生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相信,只要保住这个政权,老百姓就是他们廉价的奴仆,取之不尽的财富之源。

如果这种游戏能持续玩下去,那就不存在王朝的更替。事实绝非如此,如《儒林外史》中所言,‌‌‌‌“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放眼神州,到处都是王朝的坟墓。根本原因就是,这三样法宝玩一段时间便不灵了,就算还没死,但已经收到了医生最后的判决书。

何谓我不怕你了?在专制政治下,老百姓对衙门总是充满恐惧,嘴上说是爱,其实只有害怕,因为得罪了形形色色的老爷,时刻都会大祸临头,只好无原则地忍耐、装腔作势地爱,如蝼蚁般苟且度日。但总有一天,这种恐惧心理会发生改变——不管你看上去如何牛逼,老子不怕你了!

原因有二:一是你欺负我太久了,我已走投无路,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混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夏民高呼‌‌‌‌“时日曷丧,吾与汝偕亡‌‌‌‌”,老马讲‌‌‌‌“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如此而已,大不了同归于尽!

二是老百姓发现,你没有自己吹嘘的英明神武,也不过是酒囊饭袋,装腔作势、外强中干而已。鞭子还是鞭子,但肾衰成这样,又能吓唬谁呢?我(老百姓)一味地怂,你非但没有怜悯之心,还变本加厉地欺负我,老子现在不尿你了,你倒怂了!

何谓我不信你了?靠谎言维系的政权类似建构在流沙上的大厦,看着挺唬人,但经不起折腾便会土崩瓦解。戈培尔宣扬‌‌‌‌“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但这些邪恶的真理总会被揭穿,那一天就是制造谎言者的祭日。因为夜再黑,总有天亮的时候;一个人睡得再深,总会醒来,除非他是植物人或天生的受虐狂。

老百姓之所以不信你了,原因同样有二:一是通过各种途径,他逐渐看穿你编造的一个个谎言,特别是在相对开放的社会,谎言的保质期非常之低。即便如挤牙膏一般,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麻醉药不会永远有效。有些人企图用暴力或编造新的谎言继续糊弄老百姓,比如大兴文字狱,但临床效果很差,或者说只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对撒谎者充满更深的憎恨。

二是你承诺的没有兑现。你总是标榜自己如何亲民爱民,行的是王道仁政,列出一堆清单,开出一堆支票,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事实正好相反,你并没有兑现承诺,而是以人民的名义中饱私囊,把人民洗劫一空。普通人对形而上学的理论不感兴趣,但对个人利益很敏感,一次次玩这种把戏,他们总会认识到,你根本就是个骗子。

毫无信用的人或团伙,何以得人心治天下?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大家熟知吧。为了肚脐眼下那点破事,一次次愚弄天下人,结果如何呢?‌‌‌‌“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呜呼哀哉!这种办法连三岁的孩子都骗不下去,何况成人乎?

就算有一天某些人良心发现,真心为老百姓好,可彼此之间已没有起码的信任,他们也不领你的情,认为你不过是变着戏法使坏。没有天下人的信任,类似发展经济搞建设等等问题,就不用谈了。人心尽失、物议滔滔,就算阁下长着三头六臂、会七十二变,迟了,于事无补了。

何谓我无所谓了?这自然跟老百姓无关,特指官僚集团。起初的凝聚力没了,人心乱了,干部不好带了,树虽未倒,猢狲们各怀鬼胎,准备散伙了。一个王朝到了临界点,必然是这种状况。为何?既然老百姓不怕了、不信了,自己心里很明白,干这营生为千夫所指,职业荣誉感也就荡然无存。连起码的职业荣誉感都没有了,何有自信、信仰可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此其一。

其二是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个王朝虽看上去依然很美很性感,但已经阴阳两衰、千疮百孔,仅靠廉价的春药和鸦片苟延残喘,完蛋不过是时间问题。庙堂之上、江湖之间,前途一片迷茫,何有动力或凝聚力可言?大家只好蝇营狗苟,一边装腔作势唱唱高调,一边抓紧转移搜刮来的金银细软,随时准备跑路。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官僚集团的不作为。崇祯一朝,换了一堆宰相,大概比我换内裤还勤,是崇祯帝好这一口吗,当然不是,因为换了谁都是混日子、不作为,如此而已。连袁崇焕这般人物,但求‌‌‌‌“聊慰上意‌‌‌‌”,吹嘘五年可平辽东,拿关乎社稷存亡的大事当儿戏,这是什么心态?崇祯内心的悲凉,可想而知,大明朝岂有不死的道理?

综上所述,当一个专制王朝沦落到老百姓不怕了、不信了,大小官员成天混日子、随时准备跑路的时候,必然是覆水难收,到了临界点。

这并不意味着老百姓彻底觉悟了,会自发起来抗争,事实上大部分人永远都是看客,最多就是跟着起哄而已。历史的经验是,如果大部分人对一个王朝表示不满甚至绝望,其中一部分人有改变现状的愿望(未必会行动),只要很少的一部分人采取行动,任何一个王朝必将在劫难逃。至于一小撮冥顽不化的奴才、只会捧戏子斗蛐蛐的八旗子弟,何足道哉!

所谓人民创造了历史,不是人民真正觉悟了起来抗争,而是人民的不满、绝望与冷漠为少数人的表演创造了舞台。人类的历史莫不如此。事实上当李自成们起兵叛乱时,并没有得到多少百姓的支持。在他们看来,李自成也好、大明朝廷也罢,没一个好东西,农工学商个个做壁上观,权当看一出狗咬狗的闹剧。

简言之,真正把崇祯帝送上歪脖子树的,不是李自成、多尔衮,而是亿万民众的不满、绝望与冷漠,他们真的受够了,就等着你倒霉!即便换个主子又如何,坏到这种地步也就到头了。

建立王朝何其艰难,多少人抛头颅撒热血、横死法场,但王朝垮塌,不过是瞬间的事。但凡到了临界点,任何一个小火苗,都会让看似巍峨的大厦片刻化为灰烬。谁能想到,一个陕北小邮差造反,竟然颠覆了大明王朝,几个小青年在武昌城放了几枪,大清帝国刹那间土崩瓦解?不可一世的大明铁骑、牛逼烘烘的八旗子弟,都到哪里去了?

但愿我这篇小文,对研究历史的朋友有所帮助。如果你问我,到了临界点,还有没有灵丹妙药起死回生,很抱歉,我只是个江湖郎中,对此束手无策。倘若你实在不甘心,可去协和医院挂个专家号,看他们有没有好办法。

辛可于北京

哈咯!

开始吧

哈咯!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两会代表谈封网 进出困境难商量

两会代表谈封网 进出困境难商量

今年中国两会召开时,网络管制仍是重要话题之一。境外的想进去,不容易;境内的想出来,也难。

人大两会期间,三千代表会提交包罗万象的大会提案,如果不深入其中,或者专门跟踪某个话题,一般读者都会淹没在各种提案的汪洋大海之中。有时并不是提案本身,而是某个代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露真实的期待,正是这些内容会让人眼前亮起一道风景线。

即便封锁,谷歌也想再进

上周五,中国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人大会议间歇对《南华早报》表示,全球搜索引擎供应商、互联网巨头谷歌一直以来在同北京就重返大陆市场保持着交流。他说,“中国同谷歌的接触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年,我国重要部门的领导同谷歌做了进一步的沟通。”柳斌杰是人大常委会委员,此外,除任职新闻总署署长外还兼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一般认为,谷歌有希望先让经济服务板块重新回到大陆,之后其他的业务也逐步跟上。柳斌杰说,“中国聚焦在学术领域取得进步,比如学术、科技与文化的交流,而不是新闻信息,更不是政治方面”,虽然其他方面也在谈。

位高如柳斌杰常委的言论,不会是信口开河。换言之,谷歌在兜了个圈子之后重返中国市场,即便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境界,至少实现了部分准入。但直至目前没有人能拿出时间表。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目前已拥有7.2亿网民的这个市场还在不断壮大。

2010年,因同中国严厉的审查制度产生重大分歧,谷歌决定告别中国大陆,但此后至今,该公司却在不同场合表达了重返大陆的愿望。上月,美国网络科技杂志《The Information》报道,谷歌同中国第二大在线游戏经营商网易正在协商启动Google Play事宜。2015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北京出席一次科技会议时透露,谷歌正在同北京对话,以求服务于全中国。而今后的日子,要看“尊重中国法律”的步子怎么走。谷歌能否走好这根钢丝,目前还很难说。

不是全面解禁,是选择性封锁

对网络的封锁是人大关注的重点话题之一。两会开幕的当天,全国政协副主席、民主党派“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第一副主席的罗富和对记者抱怨道,在中国境内访问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网页只需10至20秒,而打开某些外国大学的网页需要半小时。在他看来,有些研究人员靠买翻墙软件到域外去检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务,“这个不正常”。

民进中央调研发现,有的留学生回国探亲期间就因无法打开自己在国外就读的大学网站而无法完成相关表格的网上填报;有的在华工作的专家学者需要利用周末或假期去香港等地访问境外网站查询所需研究资料。

罗富和并没有要求全面解禁,而是希望设立“负面清单”,有选择地实施封锁。即便是罗富和提出的温和诉求也没有避免被屏蔽的命运。对此的报道很快在网页上或社交媒体中被删除。

不要封锁,要建设交流的桥梁

来自香港的政协委员、有陶艺大师之称的郑祎女士呈交的提案建议,对进行贸易和学术交流的境外网站如谷歌和脸书等,允许它们重返大陆,“我以前使用脸书在全世界为中国的陶瓷艺术做宣传。但脸书被禁止后,我只能每次回香港时做这项工作,或者使用不稳定的VPN。”她表示,失去像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工具,“中国也就失去了诸多商机。”

郑祎还认为,对推特和脸书的封锁也阻碍了香港青年同大陆青年之间的交流与互动,导致他们产生隔阂。现在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圈子里,传播自己的思路和感受,从而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分歧与敌意。本土派思潮在香港青年中迅速传播的事实,提醒人们,郑祎的提议应该受到广泛的关注。

也许明天days!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喻迩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哈咯结婚退换货!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法规及韩国己的页面

张宇

修改上中下所有文字开始你自己的页面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哇咔咔。

weiserstein!

BSD

设计海报好难啊

真的真的好难啊哈哈哈(=。=)

Warning

  1. Federal law provides severe civil and criminal penalties for theunauthorizedreproduction,distribution,or exhibition of copyrighted motion prictures(Title 17, United States Code, Sections 501 and 508).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criminal copyright infringement.

  1. (Title 17, United States Code, Section 506)

小姐姐


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傻逼

亲子漫画

一组漫画疯传 亲子关系直戳中国家庭痛点(组图)

侨报 2016-04-29 11:57 46475 次阅读

由于文化差异,美中父母的教育方式大为不同。美国最佳教育贡献奖得主张桂莉曾在《龙妈妈鹰妈妈》一书中以“舌尖上的教育”——吃饭这一话题,分析对比了美中父母教育不同的教育方式。

决策能力
中国父母喜欢逼着孩子多吃,生怕孩子吃不饱,完全否决孩子的自我判断和决策;而美国家长从来不逼着孩子多吃,即使过会孩子挨饿,那便承受自己决定带来的后果,下一次便不会这样做。
独立能力
中国父母习惯喂孩子吃饭,见不得孩子自己吃得满衣服都是饭粒和汤;美国父母任由孩子自己吃饭,认为避免饥饿是本能。
不自私不自我
中国父母把好的都留给孩子,鱼头是自己的,鱼身是孩子的,久而久之中国孩子觉得好的就该是自己的,唯我独尊;美国父母不会专门把最好的饭菜留给孩子,人人平等。
以上仅仅是美中父母不同教育方式中的几点代表,而下面这组在社交媒体脸谱(Facebook)上疯传的漫画,更是狠狠直戳中国家庭的痛点。

如果你的孩子故意打扰你,那是因为你们之间缺少足够的亲密身体接触。

如果你的孩子说谎,那意味着你过去对孩子犯的错误反应过于激烈。

如果你的孩子缺乏自信,那是因为你给予的建议多于鼓励。

如果你孩子不能坚持自我,那是因为他们小时候你总在公共场合批评教育他们。即使在亲戚和朋友面前,你也不应该这么做。

如果你什么东西都给孩子买,但他们还是会去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是因为你不让他们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果你的孩子太懦弱,那是因为你过于急切地去帮助他们。不要为他们清除成长道路上的所有挫折。

如果你的孩子嫉妒心太重,那可能是因为你经常拿他们跟别人相比较。

如果你的孩子很容易生气,那可能是因为你没有给予足够的表扬。他们只有在做错事的时候才会得到关注。

如果你的孩子不尊重其他人的感受,那可能是因为你经常命令他们,不尊重他们的感受。

如果你的孩子总是神神秘秘偷偷摸摸的,那是因为你总是打击他们。

如果你的孩子很粗鲁,那其实是从父母和身边的人那里学的。
美国的父母注重培养孩子独立思维的能力,尊重孩子的判断力和决策力。在美国父母眼里,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中国父母的爱来得更为猛烈和肆意,他们把孩子看成自己的一部分,喜欢告诉孩子怎么做,帮助孩子做。
美国父母不兴“包办主义”,孩子必须承担一些家务劳动,如摆餐桌、收拾餐具。洗自己的衣服、修理草坪等。而许多的中国孩子基本不用做家务,学习为上学习为主。
美国父母对孩子的责任很大一部分是教育,教育孩子懂得自身的价值,让他们知道如何管理自己,以及帮助孩子接受一整套他们赖以立身处世的牢固的社会准则——尊重和守纪。而许多中国家庭将照顾孩子的责任放在第一位,而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推给学校,推给补习班,推给老师。
有些美国父母由于给予孩子太多的自由和选择,导致一些心理素质差的孩子会在困难面前选择轻易放弃,从而不能很好地发挥潜力。而许多的中国父母会替自己的孩子做好人生的选择题,而导致孩子本身没有了做出选择的能力和失去了做出选择机会。

之间


吵了吵。

闹了闹。

我们还是这样子。

那么腻歪。哈哈哈哈哈

我今天超开心~

端午节快乐~